专注SIP通讯产品与方案

从IP电话的发展看NGN未来

  在当前3G发展前景仍不甚明朗的背景下,不少业界专家将网络演进的希望放在以软交换为核心技术的NGN上。由于自身具有强大的新业务生成能力,NGN于是被视作电信网络业务创新的利器。特别是眼下,传统固网ARPU不断下降,而新兴宽带业务正蓬勃发展,传统固网面临越来越大的升级改造的压力。因此,如何适时地迈向NGN已被视为关系到业务创新和网络演进能否成功的一场决战。然而,在现实中,不少先期巨资投入NGN网络建设运营的海外运营商还未掘到第一桶金。在国内,虽然早在前两年就有运营商已经开展了小规模并网商用,但至今还没有大手笔的实质性投入,原本为业界期待的2004年国内NGN的大规模建设热潮仍在羞羞答答地欲说还休。是这些运营商没有看清楚网络技术发展的大势所趋还是另有原因?NGN到底怎么了?NGN能给我们带来什么?我们应当如何考虑NGN的发展?日前,来自运营商的技术人员针对这些问题发表了一些看法,其中有些观点可能不尽如人意,但它们毕竟是来自运营商一线的思想火花,为此本报特将其编发以飨读者。

IP电话发展NGN组网

  在今年年初国际电联NGN会议上,经过激烈辩论,NGN的定义终于有了定论:NGN是基于分组的网络,能够提供电信业务;利用多种宽带能力和QoS保证的传送技术;其业务相关功能与其传送技术相独立。NGN使用户可以自由接入到不同的业务提供商;NGN支持通用移动性。

  但这么一个定义并没有给仍然在为未来的现金流苦苦挣扎的大多数运营商带来太多的可以描述的期望。即便作为积极推进NGN各个组成设备和解决方案的设备厂商,也同样无法对NGN作出一个除了技术层次之外的描述,毕竟NGN光是定义就讨论了这么长的时间。

  事实上,IP电话作为NGN的先锋部队,从试验的诞生到运营商的彷徨,到运营商的大力推广,IP电话在中国大陆的发展历程已经多少揭示了NGN未来的命运。

  当1996年ITU通过H.323规范时,是作为H.320的修改版出现的,而H.320是ISDN和电路交换网上的会议电视的协议,主要用于LAN上的会议电视。H.323建议是为多媒体会议系统而提出的,它提供了一种集中处理和管理的工作模式。从建议的起点到后来的一系列修改的过程中,H.323协议的演变一直都没有偏离最初的多点视频会议和多媒体业务的出发点,但在几年以后,H.323IP电话在点对点的话音通信中的大规模商业应用,反而成为H.323的主要商业卖点(目前国内主要的运营商均使用基于H.323技术体制的IP电话,有少数小运营商在使用SIP技术体制的IP电话)。

SIP技术体制的IP电话

  在移动业务中,和NGN对应的是以分组交换为主的3G应用,在目前的3G商用中,同样的情况再次出现,尽管业界期待着种种非话音增值业务的爆发,但是出乎大家预料的是,点对点的话音竟仍然是目前3G商用中不可替代的第一应用和短期内实现盈利的唯一期望。

  点对点的H.323IP电话是目前最为成功的带有NGN色彩的商业应用之一。回顾其发展历程,点对点的H.323IP电话市场发展过程离不开以下的时机和环境:从技术面看,其中适用于从点到点的IP电话的建立的特性,为IP电话替代传统电路交换电话提供了非常有利的条件;从财务角度看,至少从新投资项目的角度来看,IP电话提供了非常有竞争力的低通话成本;从进入市场的时机上看,IP电话进入市场的时机恰好是传统电路交换电话市场引入新的运营商,垄断市场初步瓦解的时候。

  同样,目前NGN的发展是否在财务方面和市场时机方面已经具备IP电话当初成功的基本因素呢?我们可以从对NGN期望的几个要点能否在近期成立来分析。

低廉的价格优势是否仍然存在?

  在IP电话进入市场的时候,电路交换电话的价格是IP电话的两倍,给IP电话留下了巨大的吸引用户的价格空间。而由于IP电话市场的相对开放,激烈的市场竞争已经使IP电话的单价收入迅速在几年间逼近最低成本,NGN面临的将是一个更加高度竞争和自由的市场,在这种市场竞争格局下,NGN还有多大的价格空间来吸引大量用户进入?NGN面临的将是一个竞争非常激烈、边际收益相对传统电信业务低得多的一个市场。众多的充分竞争的新业务如何维持足够的价格空间是一个重要的问题。

低廉的成本优势能否建立?

  传统运营商主设备的折旧周期从20世纪80年代的程控交换机的19年,到90年代中期的移动交换网络的12年,到90年代末的8年,目前计算机网络的折旧周期已经缩短到3~5年,技术折旧的压力非常大,可以初步断言,NGN的折旧周期不会高于5年。高昂的折旧压力也是目前所有经营IP电话的运营商所面临的问题。

  面对可能存在的服务和网络的分离运营的市场格局,网间结算的成本将占有越来越大的比例。NGN带来用户自由流动的特性,将会使运营商的用户维系成本上升。而且传统交换电路在多年的垄断利润和规模效应的支持下,网络仍然具备足够的改造潜力来提升网络承载能力和降低平均成本,NGN在克服技术折旧的压力和高昂的网间结算之后,面对稳定而且固定成本低廉的传统网络,还能提供多低的成本空间来切入市场?

  在价格空间不足、成本控制不明的情况下,缺乏足够性价比合适的应用将会使NGN的投资风险大大上升。随着风险的上升,只要传统的业务还有足够的成本空间来支撑运营,现有的运营商就不愿意使用NGN来替代现有的投资。只要没有新的运营商进入,NGN就缺乏投资的动力和财务评估的支撑,面对传统通信巨头,NGN只能从市场的边缘凭借小规模的投资来进入市场,而小规模的投资带来的总体成本下降相当有限。

  这就是目前NGN发展缓慢的根本原因。

  也许大家期望,用户市场会出现大幅增长呢?那市场的情况会不会不同呢?未来市场的增长潜力能否支撑NGN的建设?从整个产业价值链的角度看,很少有人谈及作为NGN价值链的关键源头:NGN用户的支出规模问题,也就是用户愿意为NGN付出多少钱?

NGN用户的sip电话系统组网

  设备商在推销设备的时候,总是假设新投资能为运营商带来更多的收益,所有的假设都基于用户使用NGN会比使用现有的服务付出多得多的钱。在技术的应用方面,风险投资、政府、设备商、国有运营商都有足够的实力来推动技术的应用,但最终对技术应用买单的是消费者,消费者的产出是持续的、稳定的,而不是爆发的,任何其他因素促成的爆发都将是一个泡沫的前奏。

  基于设备生产商资本的铱星系统,基于风险投资泡沫的(2000年欧洲第一家大型在线运动装零售商,在使用了来自风险投资的1.04亿美元后,经过短短6个月的网络历程后宣告破产),基于垄断最终用户的宽带圈地,以及接下去最先应用NGN的公司,只要没有把握住合适的进入机会,无一不是或将是沦为泡沫的牺牲品。

  在市场应用方面,最终用户的支出是对投资是否成功的唯一判断标准,目前最明显的案例就是目前传统运营商所面对的语音/数据赤字(“语音/数据赤字”的定义是:数据服务的收入增长不足以抵消固定话音业务收入的下降。尽管宽带和基于IP的服务增长迅速,但是这部分业务只占总业务的一小部分,即使有些运营商的这部分业务增长非常可观,也不足以提升整体收入。宽带和IP电话的分流、竞争加剧以及价格逐步下降都造成了固定话音业务收入的下降)。面对通信业务之间可能存在的替代带来的市场整体价值下降,非常需要一个最终用户需求模型来衡量一种技术的最佳应用时机。

  NGN须等待的是财富的增长,但NGN不是财富增长的唯一推动力。NGN须等待愿意付足够费用的用户的增长,NGN也不会再上演像中国上世纪90年代初的通信紧缺年代的暴涨景象,也许会像互联网产业一样在股市里经历磨炼,但实际上最可能的结果可能是像IP电话那样,花上五年甚至更长时间来收集足够的用户,形成足够的产业规模。

NGN最重要的机会是电信市场重组。但由政府改革提供的机遇将起到多大的作用呢?

  当初政府批准大陆三家运营商试点推行IP电话的时候,长话市场仍然是绝对垄断市场,几家运营商也在同时推广不同网号的长途电路交换电话来瓦解电路交换的垄断。

  当时运营商对IP电话在技术层面上对质量控制和用户使用方面忧心忡忡,而且不认为是一个成熟的可以长期操作的产品。但是在推广当年,IP电话凭借资费优势,迅速突破了垄断的长途市场,迅速占领市场,成就今日半壁江山的局面。而同期推出的长途电路交换电话至今因为种种原因悄无声息〔在1996年规划179**IP长途电话接入码的同时,规划了联通193、电信190、网通196(原吉通号码,一直未使用)、铁通197(后期配给的号码)的长途电路交换电话接入码,当时用户可以通过19*+普通长途号码来选择运营商。但后来因为其他原因电信190虽然可以拨通,但并没有正式推出市场,就一直维持了现在电信长途不必加网号直拨的旧状况。在2000年前后还出现了联通0063、铁通0068的方案,最后都搁置了。目前仅存193和197〕。

  实际上IP电话一直希望能取代本地交换机,提供免费的本地话音服务,来带动其他增值业务,于是IP电话同出一门的宽带网络IP电话试图靠几乎免费的特点,希望在市话市场营造市场空间,但复杂的操作方式又成为其庞大用户群主要的推广障碍(IP电话的设计思路一直是希望提供本地多业务的交换平台,但一直因为“最后一公里”接入的问题迟迟无法为终端用户提供服务,目前随着宽带用户的增长,“最后一公里”的接入问题已经解决,但在计算机网络上提供话音服务需要的设备和网络知识相对于现有的普通市话来说是非常复杂的,现有的各种基于宽带互联网的IP电话机都存在不稳定和操作复杂的问题,反倒成为拓展市场的主要障碍。这里的IP电话机指的是直接连接网线的电话机而不是拨打179**的电话机)。同样,在同一技术建议下的视频业务一直面对的是政府管制宽松得多的市场,技术也非常成熟,但在没有足够规模的利润空间以及过于自由的市场里,视频业务却呈现出发展缓慢的趋势(视频电话的主要障碍是用户尚未培养出使用习惯而且仍然觉得价格昂贵)。

  政府变相解除电路交换长途的垄断,却没有培养出成功的电路交换竞争者,反而使IP电话获得取代长途话音的机会。IP电话试图进军市话市场,却因为操作复杂而无法分享本地话音市场,IP电话试图培养视频市场,却因为用户规模过小和使用习惯导致增长缓慢。

  IP电话技术体系在以上三个市场领域里的成败可以看出,在左右市场的各个因素中:用户使用习惯、价格差异、用户规模、垄断瓦解的机会都将可能是重要的突破点,只要突破点足够就可以从市场上来突破技术上认为可能存在的多个障碍,政府提供的机会只是其中一个相对重要的机会。

  今天,NGN的定义架构甚至成为政府对电信行业重组、提出电信网的网络和服务分营的依据。政府在某些程度上期望通过人为重组现有的市场和资本格局来营造NGN和3G的市场机会,希望再次出现市场的爆发,但是如果在价格空间、垄断利润、用户规模的维持等方面没有足够的机会来配合,这场改造将沦为一场灾难。

  用户需求增长缓慢,价格恶性竞争,短期市场目标带来的高成本,复杂的互联互通结算和技术壁垒,都会将政府的一片苦心化为泡影,现存的通信巨头一旦在重组后失去资本和牌照背景将很可能迅速演变成为数众多的中小服务商,将和顺利进入国内市场的国际通信巨头在自己的国土上展开厮杀。当然,按照NGN的定义,,未来主要的盈利能力应该是呈现分散的自由竞争的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