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注SIP通讯产品与方案

中兴通讯:“中国创造”的后国际化障碍与发展

中兴通讯全球知识产权总监郭小明像往常一样在办公室批阅文件,可今天的他跟平常又不太一样,他看着文件又时不时瞅瞅电话,仿佛在等什么重要消息——这几天有些风声传到他耳朵里,一件大事也许就快发生了。
“叮叮叮”,急促的电话铃声终于划破了宁静,“喂,恩我是……恩,我知道了”,郭小明放下电话时眉头紧缩,他深吸了一口气,像是为等待的事情终于变成了现实而解脱,又仿佛一名拳击手走到了擂台前马上就将登场……
国际化绕不开专利墙
这个电话的主要内容是:欧盟委员会当天下午正式宣布将对中国产无线网卡发起反倾销和保障措施调查。
作为反倾销调查的申诉方,比利时无线网络设备生产商Option在申诉书中指明了反倾销的对象是中国的中兴、华为以及其他几家在中国生产无线网卡的外资设备商。该公司认为,正是由于中国产的网卡在欧洲的大规模销售导致网卡价格骤降,损害了产业和市场的正常发展,因此提出申诉。
7月1日,我国商务部对此事做出明确回应,称此次调查涉案金额达到41亿美元,金额巨大,中方对此严重关注。针对中国高科技产品的首次反倾销诉讼就此诞生。
结合此前印度针对中国SDH通讯产品征收反倾销税的事件表明,国外与我国的贸易摩擦已经由传统制造行业延伸到高科技产业,并集中在国际化程度最高的通信行业。随着中国企业国际地位和市场份额的不断提高,中国通信企业在国际化道路上的障碍已经从单纯的文化融合问题发展到更为复杂的技术、商业与政治等多层面的博奕。
在日本贸易飞速发展的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日本出口的产品也因为科技含量低、附加值不高等原因屡次遭到反倾销诉讼。而出口大国德国却并没有遭遇过类似的贸易摩擦。这是因为德国出口的产品大多科技含量高,走在创新的前沿,其他国家不具备对这些产品的研发能力。
事实上,对于参与全球竞争的企业而言,知识产权往往是发达国家最后的一道门槛和最具杀伤力的武器。因此,具备强大的自主创新能力,拥有大量高价值的发明专利是中国企业在国际化道路上扫清障碍的关键。
“欧洲首先是技术市场其次才是价格市场。如果只需要低价就能进入欧洲高端运营商的采购名单的话,我们很早就进去了。因此,我们在欧洲数据卡市场的成功,并非依靠单纯的价格优势,而主要依赖技术创新以及规模化所带来的成本优势。”郭小明在接受采访时表示:“面对这些国际贸易壁垒,中兴通讯能够在各种谈判中保持自信,这源于公司对自主知识产权的长期布局。”
2009年受国际金融危机影响,全球专利申请量30年来首次下降,但中国申请量却逆势上涨30%左右。其中,中兴通讯以超过50%的增幅,成为2009年全球专利增幅最大的企业之一。目前,中兴通讯已拥有4000多项国际专利,全面覆盖3G、4G核心技术,无线技术领域专利占45%以上。这些高质量专利成为中兴通讯进入国际市场的准入证以及在国际谈判中实现交叉许可的筹码。
7月28日,印度政府正式修改了电信安全协定,撤销了针对中国企业的不公平待遇,中兴也即将迎来解禁后与信实电信的首个订单。中国企业在这场电信领域的贸易战中取得初步胜利,显示了中兴通讯等中国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高科技企业在国际市场获取主动性和参与博奕的能力已不容忽视。
印度乌云已经消散,郭小明坚信中兴通讯欧洲业务同样不会受此次调查事件的影响。根据中兴通讯刚刚发布的半年报,其欧美市场的增速达到45%。
专利战略 全员行动
2001年,当刚走出大学校门的窦建武、柯雅珠和续斌怀揣着对未来美好的憧憬来到中兴通讯,接手第一个研究项目的时候,他们不会想到9年后自己会成为“中国专利金奖”的发明人,该奖项被称为中国专利领域的最高奖。
2010年年初,中兴通讯获得了由中国国家知识产权局与世界知识产权组织(WIPO)联合颁发的2项“中国专利金奖”,中兴通讯也是20年来唯一同时获得两项金奖殊荣的企业。
9年前,当窦建武、柯雅珠和续斌来到位于徐汇区桂林路中兴通讯上海二所租用的办公室时,眼前的一切让他们有些失望,没有想象中大量的先进仪器,没有成套的参考资料。在当时的中国,关于3G通信的书籍寥寥无几,一本名为《WCDMA for UMTS》的影印材料成为他们最重要的参考书。
从此,三人开始了早出晚归的奋斗生涯,从基础知识学习到算法开发,再到外场测试……各个环节都留下了他们辛勤的汗水。功夫不负有心人,2010年年初,第11届中国专利奖的获奖名单公布,他们三人合作推出的“宽带码分多址移动通信系统的功率控制方法”一路过关斩将,荣获金奖。
当被问到在研发过程中遇到过哪些困难时,柯雅珠沉思了一会儿说:“还真说不上来,还是觉得乐趣多一些,对于未来的通信技术的探索本身就是一个快乐的过程。”寥寥数语道出了中国通信研发人员的心声,在技术落后的通信历史中,是他们肩负起了自主创新的重任。
窦建武、柯雅珠和续斌只是千千万万个中兴人的代表,正是他们的勤勤恳恳、勇于创新,才造就了如今由“中国制造”向“中国创造”昂首阔步的中兴通讯。  
一个专利的诞生往往需要好几年的时间孕育,这需要研发人员具有足够的耐心和毅力,更需要他们所属的企业具有专利战略化的远见并为其落实提供强有力的支持。
早在1998年,中兴通讯就提出将知识产权规划作为公司战略。在2004年“五一经营工作会议”上,中兴通讯董事长侯为贵正式宣布把知识产权战略列为公司六大核心战略之一,并推出了一系列重要举措保障其实施。
在组织架构方面,中兴通讯成立了由公司执行副总裁谢大雄牵头的知识产权领导小组,负责知识产权战略方面的相关决策。同时,以法务部和标准部为核心,以奖励和规划等多种手段,在全公司推广知识产权战略理念,鼓励员工“写专利、报专利”,有效利用全公司的优势资源,将知识产权战略渗透到公司生产的各个环节。
对中国大多数习惯于取巧的企业而言,他们缺少的不是自主创新的意识,而是舍得与坚持的精神。中兴通讯坚持每年将10%的销售收入投入到研发中。最近三年,其研发投入逐年递增,分别达到30亿、40亿和60亿元;在中兴通讯的7万多名员工中,40%以上的从事研发工作,大部分为硕士以上学历,分布在美国、法国、印度、瑞典及中国等15个研发机构。
正是这些举措的推出和落实才使得中兴通讯在近年来实现了跨越式的发展,从最初在中国电信市场主场与西方厂商实力悬殊的竞争,到国外新兴市场双方更大范围的角力,一直到与西方厂商在欧美主场正面较量,中兴通讯凭借不断增强的实力进入世界一流通信厂商的行列。
创新之路 道阻且长
创新绝不仅仅是一句口号,拥有自主创新能力的企业才能实现快速而又健康的发展,才有资格在国际大舞台上与世界顶尖的通信厂商一争高下。战略即选择。中兴通讯选择了自主创新这条最初看似艰难的道路并坚持走下去,之后这成为中兴通讯与其他中国企业发展的分水岭。
侯为贵在回忆中兴通讯的国际化之路时感慨良多,他说:“我至今还记得,1995年当我们尝试走出去的时候,得到的是全球各地运营商质疑的眼神和坚决不信任的态度。”中兴通讯副总裁赵云介绍说:“2001年4月,我们成为和高通签署知识产权协议的第一个中国厂商。当时,拥有知识产权的高通是很强势的,在最初的几轮谈判中,根本不跟我们谈条件,我们非常被动。”
经过多年的努力,这些辛酸更多地成为鞭策中兴人自主创新、奋发图强的动力。侯为贵表示:“如果说在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国内厂家程控交换机的群体突破中,我们与欧美厂商尚存在10年的技术差距,90年代末国内厂家GSM移动通信的群体突破上,我们与欧美厂商有4到5年的技术差距的话,那么,到了今天,在3G、HSPA+、LTE、GoTa数字集群等高端技术上,我可以很自信地说,我们已经能够做到与欧美厂商保持同步,甚至部分产品还领先于他们。”
同时随着标准区域化、国际化的趋势日益明显和利益争夺愈加激烈,中兴通讯对标准的重视也达到前所未有的高度。据中兴通讯标准部部长胡剑介绍,中兴通讯已加入到全球80多个国际标准化组织和论坛,向ITU-T、ITU-R、3GPP、3GPP2等国际标准组织提交文稿12000多篇,30多个专家在国际标准组织担任主席、报告人等领导职务,以及80多个国际标准编辑者(Editor)席位和起草权
技术与标准话语权的增大最终使中兴获得了全球一流运营商的信任。根据上半年财报,中兴与法国电信、西班牙电信、意大利电信、南非电信、美洲移动、巴西VIVO等重要运营商在主设备方面实现了新的重要合作;中兴的GSM/UMTS/LTE产品在欧洲本土进入KPN、Telenor、Optimus等领先运营商;与Telefonica在部署了西班牙首个WiMAX网络,在全球部署了7个LTE商用网络和近50个试验网络。其中,中兴近日与Telenor Hungary签署的GSM/UMTS/LTE商用合同达到2亿欧元,被业界称之为中兴通讯在欧洲耕耘多年来最具标志性意义的规模大单。
但另一方面,中国企业在欧美市场快速的增长也开始引起欧美同行的焦虑与各种阻挠。中国企业的国际化道路,道阻且长。在积极应对和化解这些国际阻力的同时,中兴通讯也积极响应国家的技术标准战略和促进多边国际标准合作的要求,通过引导和推进中国自主标准TD-SCDMA的国际化来促进行业和自身发展,例如推动WiMAX与TD-LTE的融合发展,推动500多家拥有TDD频段的国际运营商部署TD-LTE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