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注SIP通讯产品与方案

IP电话因素和规则

1、 科技、经济和社会因素
       上面所展示的IP电话模型不一定是通往未来的可靠之路。有三个因素最终决定了某项计划是否可行。这三个因素是技术可行性、经济可行性和人们对新产品或服务的接受程度。对于一项新技术而言,所有这三个因素都发挥作用,而且任何一个都是至关重要的。在某种意义上,VoIP就像是一个三条腿的凳子。三条腿分别代表和新技术有关的技术因素、经济因素和社会认同因素。如果其中一条腿比其他的两条腿长或短,没人可以在VolP的凳子上站稳。
voip电话
       技术可行性就是判断某些技术是否能够实现。尽管现在人们认为计算机处理能力的飞速发展是必然的,但判断技术的可行性并不是可有可无的。例如有一种可以做家务劳动的机器人,这种机器人功能很全可以吸尘、铺床或洗车。它的市场本应是巨大的。但是即使在计算机控制机器和人上智能方面再进行30年的集中研究,这种机器人也只是个梦想。在搞清楚所谓的“机器人”是不是由一个真人藏在里面控制之前,没有人会去购买那些宣称能生产“家用机器人”的公司股票。最快的处理器可以击败世界最好的棋手,但是却不能听懂像“呆在那儿别动”或“跟我来”这些连三岁的孩子都能听懂的命令。
       主要的问题是目前机器人在技术上还不可行的。即使在技术上可以制造家用机器人,但是厂家能做到在顾客可以承受的价位上生产和销售这种机器人依然有利可图吗?这就是新技术产品的经济可行性问题,对于无利可图的产品是没有人肯生产和销售的。产品在刚刚投入市场时价格会很高,但是如果价格不迅速降下来的话,市场会变小,技术也会萎缩。本世纪50年代彩色电视机刚在美国出现时价格高达1500美元。这个数字在今天看来可能不算什么,但是1957年非常流行的普通型福特Fairlane轿车也只要1500美元。有多少个家庭会买彩色电视机而不买更需要的轿车呢?可是到了后来,彩色电视机的价格在下降而轿车的价格在上升,这使彩色电视机成为每个家庭的必备之物。
       虽然对具体如何通过VoIP业务来赢利还有些争论,但实践证明VoIP在技术上和经济上都是可行的。还有第三个问题--VolP的社会接受程度如何?
       以视频点播(VOD)业务为例。在90年代初,电话公司提出了一项使用交换式数字视频(SDV)技术的计划,按照该项计划,电话公司可以使用普通的电话线来传输VOD业务。电话公司试图用VOD和SDV来反击有线电视公司,因为有线电视公司开始提供“有线网语音”业务,被电话公司看作是其电话收入的潜在威胁。
       SDV技术比较成熟,而且事实上也变成了在高速接入Internet领域对抗Cable Modem的ADSL技术的基础。同时SDV在经济上是可行的。这样看电影和他们在当地音像店租片的花费差不多,而且还不用开着车到处去找片源。
       但是SDV从来没有流行过,主要是由于它还不能被社会广泛接受。人们不能像录有线电视节日那样录这种数字化的电影(因为还没有数字化的录像机)。而且,SDV遥控器并不按人们期望的那种方式工作。使用有线电视的遥控器时人们可以在多个电视频道之间迅速地进行切换,但是SDV的遥控器不是这样用,在SDV电视上只有一个频道(因为在本地环路的有限带宽上不可能像有线电视系统那样提供超过100个频道),人们通过按遥控器转换节日时,按了遥控器后大约半秒钟以后更换节目的请求才被传到SDV的控制端、然后SDV的控制端再把节目传到用户端。人们习惯于快速的转换频道,因此当按了一下键后没有立即看到所需图像时会再按三到四次键。结果是SDV系统已经改变了三四次节日而不止改变一次,这样用户通常会错过传过来的所需的频道信号,最后老是看不到自己想看的节日的用户只有关上SDV而打开有线电视了。
       VoIP是否能够被社会接受呢?由于VoIP是以Internet为基础的,人们喜欢Internet,这种偏好老是使他们忽略了那些明显的和潜在的严重缺陷。这些缺陷包括接入Internet较闲难、Web页时延和电子邮件病毒等。因此VoIP和Internet的联系越紧密,VoIP的社会接受程度就越高。
2、 规则
       新的业务和产品可能被放在一个带有技术、经济和社会接受程度这三条腿的凳子上。但是政府规则就像锯子一样在这条或那条腿上锯儿英寸。结果呢?可能是变成一个非常平稳的凳子,也可能变成什么也放不了的摇摇晃晃的凳子。这种规则可以是鼓励也可以是阻挠,就看规则制定者究竟要达到什么样的政治或经济目的了。
voip规则
        这里没有必要探讨VoIP规则是怎么制定的,光是这方面的讨论就足以写成一本书。这里主要叙述一下VoIP规则对VoIP发展所产生的影响。为了防止讲的过宽,在叙述的过程中将把世界分成两个部分:美国和其余国家。
       在美国,近来各洲制定的规则都开始保护那些在赚钱之前花了巨额投资的业务提供者。从铁路到航空、有线电视台到电话公司,许多企业都在这个行列里。
       另外,许多技术是以补贴和免税或其他的形式得到联邦鼓励的。美国完法规定联邦政府必须鼓励有助干改善美国公民生活质量的行为。这个原则已经被应用过多次了,电报就是这一原则的直接收益者。电报的发明者塞谬尔·摩尔斯不是商人而是一所成人大学的艺术教授,如果没有联邦政府资助的话,第一条电报线是不可能建成的。中报线建成之后政府又通过直接补贴形式来鼓励使用电报,有了补贴,电话公司就可向公众开放免费电报业务。这种情况,直持续到电报公司可以自主经营和自负盈亏。同样,Internet也是在联邦政府20年的不断支持下繁荣起来的。虽然现在ISP已经需要自负盈亏了,但是ISP在接入和相关费用的结算上仍旧是免费的。
       政府对在电话线上传递语音有一些特殊的规定。但VoIP到底是算语音还是数据呢?VoIP和数据一样在Internet 上传送、而且都被封装在IP数据包里。怎样才能把带有语音的IP包和带有数据的IP包区分开束呢?为解决这个问题人们做过多种尝试,尝试的目的是要把VoIP业务并到传统电话业务里去,使VoIP提供者届从于适合传统电话公司的规程,但是这种努力失败了,而且当传统电话公司对VoIP的兴趣增加时,他们也无意去限制VoIP业务。
       不过,规则在任何时候都会变化。现在的IP电话开发者、产品供应商和业务提供者都像在薄冰上滑行一样,薄冰就是各洲及联邦政府所制定的有利于其发展的规则。一旦天气变暖,冰就会融化。
       在其他国家,情况更加复杂。世界上许多国家的规则是为给中央政府创造收入而存在的。许多国家里电话由政府部门运营,就像邮政一样。在这种体制下往往是人为地提高价格米增加收入。
       当Internet遍及世界各地时,某些国家的中央政府欢迎Internet并把Internet看做是这个国家进步、文明和不断改进公民生活方式的标志。这些国家往往是制定免税的规则来免掉Internet企业的一些费用,而一般电信企业则必须交纳这些费用。
       电话市场本质上完全是个自由竞争市场,当竞争来临的时候价格必然下降。例如,在VoIP参与竞争前从韩国到美国的国家长途电话要每分钟1美元;到了1998年初,在VoIP的竞争压力下,费率降到每分钟0.31美元。另外,1998年4月,打一个到澳大利亚的十分钟电话的价格是这样的:AT&T要10.90美元,MCI要10.98美元,但是VoIP的业务提供者只要1.80美元。自然AT&T和MCI不可能把价格降到那么低,因为它们要向澳大利亚电信公司付接入费,而VolP的业务提供者作为ISP则不需要缴纳这部分费用。
       VolP 又被称为“Internet旁路”,这个别称反映一个事实,就是Internet被用来绕开电信公司的高价格。从美国打国际IP电话到另一个国家的资费结构如图1-11所示。
打国际IP电话
图1-11 通过Internet打国际IP电话
       但是,VoIP的低价格不仅抢走了国家通信公司的收入(在日本大概是12%),也抢走了中央政府的收入。有些国家开始反击,在这些国家里IP电话是非法的(但是如果IP电话藏在Internet流量中,他们怎么发现呢?)
        IP电话已经在世界各地存在了好几年,进展有快(如在多数西欧国家)也有慢(如在·些亚洲国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