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注SIP通讯产品与方案

从谨小慎微到坠入深渊

如果没有意料之外的出逃,年仅45岁的李向东本已触摸到又一个升迁门槛。
3月25日,在给秘书留下一条掩饰行踪的短信之后,正接受审计调查的李向东悄然潜逃境外。
此前不久,李向东刚卸去担任逾7年之久的四川移动数据部总经理职务,仅保留中国移动无线音乐基地总经理一职。这本是为其后续升迁开路:该基地原计划于今年6月之前,由四川移动划归中移动集团直管,李的行政职务亦将由地市总经理提升为省副总级别。
令他挂印而去的导火索,是一次看似普通的审计调查:3月24日,国家审计署派出的5人小组进驻四川移动,并与李向东等人谈话,次日李便仓惶出逃。
李的出逃,让一直处在耀眼光环之下的中移动增值业务陷入尴尬境地。此前,无线音乐的“基地模式”已被复制到中移动多个业务环节,中国联通和中国电信也加以移植。就在李向东出逃前夕,中移动还计划在现有基础上,将无线音乐等业务基地由省移动管理改为集团直管,以进行更大规模的变革。
但现在,一切都不得不暂时停顿,留待更严密的调查。
接近审计署的人士透露,对三大运营商增值业务的审计,其实是更大规模审计的序曲。自2007年以来,审计部门已经加强对电信业的审计力度,但去年底张春江涉案的诱因,令电信行业贪腐再次成为高层关注重点,并将展开更严厉的调查。
来自运营商的多位人士亦证实,近期运营商内部的审计力度已面加强,金额达到定限的项目和“敏感”项目全部都调出档案“推倒重审”。
3月31日,联信永益(002373.SZ)董事长陈俭被司法部门以单位行贿罪刑拘。业内人士指出,在这家系统集成服务提供商的业务背后,一直闪现原北京网通等运营商身影。
一场覆盖整个通信业的审计风暴业已成形。谁将在下一个被掀落马下?
最后一次露面
3月26日上午,成都高升桥1号,四川移动大楼内气氛紧张,大量四川移动和无线音乐基地中层干部静静等待在一间会议室门外。
大门打开,一行人面色沉重鱼贯而出。走在最前面的四川移动总经理李华说:“现在音乐基地发生了一些事情,希望大家不要信谣,也不要传谣,保持工作稳定。”
他说完后,另一位四川移动高管补充道:“李向东擅自离职,现在已经出境了。”
四周一片哗然。
随后,李向东被定性为“未经备案离职出走”,四川移动副总经理尹显智则被授命临时代管无线音乐基地总经理之职。
李向东的最后一次露面,是在3月25日下午。位于成都高升桥的四川移动办公大楼内,多名员工看见他神色自若地走进电梯,一名员工还与他远远地打了个招呼。
事后证实,当时李向东正前往与审计小组谈话的途中。
次日,李向东悄然潜逃。上午上班前,秘书收到他发来的短信,称自己不舒服要去看病。直到当天下午,所有寻找他的电话都无法接通,各医院也找不到人,他的出逃才被发现。
消息人士称,当天晚上,来自海关的消息令寻找李向东的努力宣告失败:他已由香港出境,潜逃加拿大。
一位四川移动人士表示,按照程序,李向东的因公出国护照一直保存在四川移动,李向东此番应早有出逃准备,才能在短时间内出境。普遍的猜测认为,李向东可能早已获得加拿大“绿卡”。
事实上,早在2003年末,时任四川电信实业集团有限公司副总经理的李向东之妻姚红就已辞职,并于次年移居加拿大。
多位当地业内人士透露,姚红为人精明实干,曾为后来担任中国电信集团副总裁的孙康敏当过秘书,在电信实业公司期间也表现不俗。“前途大好却突然抽身而去,令人费解。”
此外,李向东与姚红婚后未曾生育,但有领养一子,亦早随姚红移居海外。
“现在看来,或许李向东早有出逃准备。”一位当地运营商人士表示。
影子公司
伴随李向东的出走,被其掩藏已久的问题渐露轮廓。
成立4年来,李向东创建的无线音乐基地一直是中移动最辉煌的增值业务范本。今年两会期间,四川移动总经理李华曾透露,无线音乐基地已是中国最大正版音乐库和交易量的最大网站,有98%的新歌选择其作为首发平台。2009年无线音乐基地带动的全网收入超过220亿元——这一数字是中移动全年收入的4.2%,增值业务收入的16.8%,甚至超过了四川移动的传统收入总额。
一位与李向东有接触的人士表示,在听到“四川移动出事”的消息后,其第一反应就是李向东,因为这个“体态庞大、权力集中,监管体制却尚存漏洞”的平台是四川移动范围内,最可能诱发贪腐问题的一环。
而多位SP(增值服务提供商)人士则向《财经国家周刊》记者指称,在无线音乐基地的支撑体系及关连公司中,存在李向东为实际控制人的影子公司,这是李向东权力寻租敛财的关键途径,亦可能是李向东问题暴露的导火线。
业内人士认为,按照无线音乐基地的运营规模及李向东出逃时的果决,被其掩藏多年的问题必然数额巨大,“很可能是杀头大罪”。
3月30日,坊间消息称,李向东潜逃时曾携款4-6亿人民币。
这一说法饱受质疑。多位人士指出,作为上市公司,中移动的财务制度极为严密,银行账户及财务往来都有严格管控,李向东根本不可能在从审计谈话到潜逃之间的不到一天时间内,卷走如此巨款。上述人士认为,李向东即使携款潜逃,其资产也应是通过权力寻租在中移动财务体系外获取,并已提前转移到海外。
多位SP人士均称,在无线音乐基地有业务关连的公司中,隐藏有李向东背景的“影子公司”,甚至不止一家。
知情人士进一步指称,无线音乐基地的重要支撑公司——成都娱音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娱音科技)可能正是李向东的“影子公司”之一。
娱音科技成立于2005年12月1日,注册资本100万元,主要经营计算机软件、系统集成及电信增值等业务,2010年1月13日由有限责任公司变更为股份有限公司,注册资本变更为4600万元。
这家名不见经传的企业一直神秘低调,极少在公开场合露面。在其官网上,娱音科技仅透露自身是为中移动提供专业化服务和业务支撑的公司,成功参与中移动多个项目运作,却并无一字提及公司高管及股东构成。
工商资料显示,娱音科技法人代表为中国传媒大学董事会董事、该校93级毕业生谭春陵,股东包括3家机构和16个自然人,其中是否有与李向东存在利益关连尚难证实。
不过,可以肯定的是,在无线音乐基地牵动的产业链中,娱音科技正是最大受益者之一。一位运营商人士透露,从无线音乐业务接入到无线音乐基地统一运营过程中,娱音科技负责了音源审核、音源制作以及中小版权公司音乐的内容接入,另外4家公司:迅捷英翔、创艺和弦、合力迅达和结信网络则负责支撑考核、产品策划、设计、规范、开发、运营以及结算事宜。
这为娱音科技带来了滚滚财源。根据双方协议,每完成一首铃源制作,无线音乐基地需要向娱音科技支付20元,如果接入音乐内容,则按SP模式进行分成。根据2009年9月的公开数据,无线音乐基地已有130万首音源,这意味着娱音科技至少已经获得2600万元的制作收入,而通过中小版权接入,娱音科技获得的SP分成亦蔚为可观。
业内人士透露,娱音科技还成立有正版词曲版权数字营销的子公司,代理华纳盛世、富士太平洋、雅琪音乐等版权公司业务。除中移动外,娱音科技与中国电信、中国联通、诺基亚、腾讯、百度、谷歌等多有合作。
除此之外,一位业内人士表示,在无线音乐收入榜中排名靠前的SP中,也有李向东的影子公司存在,该说法目前亦未获证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