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注SIP通讯产品与方案

两位光纤之父的碰撞:赵梓森忆高锟“垄断与竞

在今日召开的“2010中国FTTH发展高峰论坛”,中国工程院院士赵梓森饱含深情地回忆起与诺贝尔物理学奖荣获者、英国华裔科学家高锟的交往,“垄断与竞争”的往事耐人寻味。
高锟,英籍华人,世界上第一个提出光纤理论,用发丝细的玻璃管捉住光速,从而推进了人类的科学进程,被誉为“世界光纤之父”,2009年诺贝尔物理学奖得主。
赵梓森,中国工程院院士,武汉中国光谷的首席科学家,因为亲手研发了中国第一根实用化光纤光缆和第一套光纤通信系统,而被誉为“中国光纤之父”。
中外光纤之父:耄耋之年忆相识
高锟生于1933年,赵梓森生于1932年,出生地都在上海;两位光通信领域的领路者,如今都已是耄耋之年。
高锟获得诺贝尔奖,因为他在1966年的时候发表论文《制造石英光纤进行可光纤通信》,阐述了单模光纤的原理构造。当时很多人看到觉得石英不可能用于传输信息,后经康宁公司花费20余年时间让石英产品可以通信,也就发明了光纤。
赵梓森今天在上海出席“宽带中国-2010中国FTTH发展高峰论坛”会议,78岁的老人依然精神矍铄、声音洪亮;他演讲的主题是《光纤通信发展历程及中国三网融合现状》,并谦虚的称自己是“退居二线,关公面前舞大刀”。
1979年,赵梓森代表中国邮电部,第一次出国到意大利开世界光通信会议。与黑头发、黄皮肤的主席高锟相识,两人很高兴地用汉语交流起来。
两个世界的争论:垄断与竞争
两人虽都是上海籍,但高锟少年时就离开中国,与赵梓森成长于不同的世界。
交谈当中两人发生了一个小小的争论,赵梓森来自武汉邮电科学研究院,隶属于邮电部。
直率的高锟第一反应是:“你们是国家的,是垄断。”赵梓森则回应说:“我们没有失业,我们是有计划而非垄断。”
两人继续争论:高锟认为,垄断就没有竞争,没有竞争就是没有进步;赵梓森则坚持,中国不需要竞争,计划经济有安排,没有竞争也可以进步。
“当时我脑袋里面都是共产主义思想、毛泽东思想,我们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为国家努力工作。”赵梓森回忆道,“谈论的时候大家各抒己见,现在回想高锟的讲话真是有道理。”
“没有竞争就没有进步,我们搞了几十年大锅饭没有进步,邓小平提出了改革开放,有竞争有进步,才有中国的伟大复兴,所以后来我想高锟真是有远见。”赵梓森对老友不吝赞美。
光通信之美:半个世纪的进化
今年是光纤理论诞生的第45个年头。
高锟2009年获得诺贝尔奖金后,很多记者打电话打到赵梓森这里——因为高锟2006年时患上老年痴呆症,无法回答问题,而且也不好问他爱人。
记者问得最多的问题,为什么高锟1966年发明光纤,现在才得诺贝尔奖?赵梓森回答有两个理由——
第一个理由人所共知:基础科学可以得诺贝尔奖金,应用科学则很少;而现在发现应用很重要,所以现在考虑到给高锟诺贝尔奖金。
第二个理由:1966年高锟发明了光导纤维,当时还不能用;1976年,亚特兰大到华盛顿做了真正通话的光纤通信,只有54兆,且当时只有发光管,搞不起来;后来1981年发明了半导体可用于通信的激光器,于是光通信到了144兆,做到了1920路。
“只有光纤没有激光器不行,有了激光器没有微电子进步也不行,有了这三样东西我们现在才知道,光通信那么伟大。”赵梓森感慨万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