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注SIP通讯产品与方案

爱立信:做TD不能饿死国际厂商 谏言TD-LTE国际化

在2010年中国国际信息通信展览会,爱立信中国及东北亚区执行副总裁冯映夺对TD当前发展表示了忧虑,表示一定要避免在TD-SCDMA里把几个国际厂商真给饿死;同时中国一定要把TD-LTE做成100多个国家都感兴趣的技术标准,尽早地进行国际合作,不要把它局限在中国。
国际标准之惑:中国难独挑TD产业链重担
“现在,中国的几家,包括华为、中兴、大唐在TD-SCDMA及TD-LTE上非常强。”冯映夺对中国的同业者不吝赞美,他并坦言,“一定要避免一个现象,在TD-SCDMA里把几个国际厂商真给饿死了,一是大唐,一是中兴阵营,一是华为阵营,对技术的国际化是一个很不好的影响。”
“在早期的国际合作领域有一个不太好的倾向,国外厂商如诺西-摩托罗拉,阿朗等,把TD-LTE的研发都集中在中国。爱立信有些TD-LTE在中国,但大部分TD-LTE的研发还是在国际上,因为它是与FDD是在一起的。”冯映夺表示忧虑,“要把TD-LTE做成真正的国际标准,现在来看以后中国确实是TD-LTE很大的市场,但只有一个中国,挑不起TD产业链重担。”
冯映夺仍表现了爱立信一贯的坦诚和信息透明:“在TD-SCDMA的时候,我们的动作相对比较晚,做得也不是很理想,我们也在寻找其它的机会,在TD-SCDMA方面有比较好的表现,包括这次在中国移动最后第四期集采方面,我们与大唐移动来合作。”
在TD-LTE方面,爱立信做了非常充分的端到端准备,系统上非常强调FDD和TDD共平台。爱立信在FDD-LTE领域的成就则是全球公认的领先位置,尤其是北美Verizon、AT&T、MetroPCS的几项大型合同。现在全球两个完全商用的LTE网络,一是美国MetroPCS,二是瑞典TeliaSonera,都是爱立信提供的。
爱立信抛诱惑绣球:WiMAX转网+175国市场
冯映夺表示,爱立信近年发展还是得到了政府非常好的支持,政府也一直把爱立信当做一个国际大公司和本地公司。他同时希望在TD-LTE方面,一定要鼓励爱立信这样的国际大公司在中国把TD-LTE做好,鼓励并允许做好。
在系统层面,爱立信TD-LTE的战略是共平台:FDD-LTE和TD-LTE非常相似,90%以上硬件、软件都一样,仅有RRU末端不太一样、技术范围不太一样。此外,产业链非常重要的一部分就是终端、就是芯片。在芯片层面,爱立信承诺,其合资公司意法爱立信在TD-LTE芯片方面,马上就会推出GSM、TD-SCDMA、TD-LTE、FDD-LTE多制式芯片产品。
爱立信认为,TD-SCDMA和TD-LTE走国际化,要靠运营商或政府推动作为会很有限,最好的国际化是靠国际厂商稳步推进这个技术。爱立信在175个国家都有市场,这其中有很多国家具备TD-LTE的条件。如果TD-LTE没有遍地开花,只是孤岛性质的,就很难把TD-LTE真正国际化。
冯映夺透露:“到目前为止,在全球有上百家运营商都表示对TD-LTE的兴趣,因为有相关TDD频率,有很多WiMAX运营商都表示要转到TD-LTE上。有上百运营商对TD-LTE感兴趣的基础在里面,就是要把TD-LTE真正做成国际的标准。”
四谏TD-LTE国际化:确确实实变为国际标准
冯映夺表示:“TD-SCDMA没有做得很完美,但TD-LTE从中国标准变成了一个国际标准,而国际上承认中国这个标准是个国际标准,与确确实实的国际标准不一样。我们希望把TD-LTE变成所有国家都按照这个标准来发展,来引入TD。千万不能够把TD-LTE做成远离FDD-LTE,一定要把两者融合得越紧越好,使得今后TD-LTE发展上能够享受到产业链,享受到规模效应,形成共平台。”他提出四点谏言:
1、中国一定要做成100多个国家、甚至印度这么大的市场都对TD-LTE非常感兴趣,但要把中国的东西弄到印度去也不够,日本现在是非常好的TD-LTE市场,包括美国、欧洲。所以,要尽早地进行国际合作,不要把它局限在中国。
2、一定要考虑整个产业链,我们一个国家担负不起TD-LTE的产业链。
3、一定要非常早地与各个终端、芯片厂家合作。
4、TD-LTE和FDD-LTE一定要尽量融合。举个例子,在TD-SCDMA上的发展,其中有一个功能叫八载波,国际上通用的都是两载波,整个TD-LTE的演进,我们要考虑是沿用八载波还是融合两载波,可能两个载波可能更加高效、大容量,但国际上都没有八载波,只有两载波,中国是八载波的话,不知道会不会影响芯片和终端产业链。所以,一定要考虑融合。